首页 > 华语 > 正文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剧迷2018-10-12热度:

收视率不足2%、冠名减少、伪专业现象犹存,电视剧行业如何突围?

《如懿传》收官在即,《延禧攻略》余热犹存,今年开年至今的两大热门剧集都将告一段落。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部剧都是没有上星的网络剧,如今已至十月,仍未出现一款爆款电视剧。今年电视剧行业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

2018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论坛现场。(每经记者 白芸摄)

同时,收视率绝对值明显下降、冠名减少、影视税收严查等现象和事件,也使电视剧行业面临不小的挑战。在此形势下,电视剧应如何保证生产有序,创造更多高质量的作品?

今年前八月无电视剧收视率超2%

“寒冬和减量的存在,还是能明显感觉到的”,中国社科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专家冷凇在论坛现场表示。在他看来,传媒行业今年有三个减量,和电视剧行业有关的有两个,其一是收视率绝对值的下降,其二是巨额投入的大剧在广告植入和销售方式遭遇可持续性危机。

收视率的下降,一直是业内热议,同时也令电视台忧心忡忡的话题之一,因为除了中央台以外的其它卫视频道有四成收视来自影视剧。而前段时间导演郭靖宇关于假收视率内幕的爆料也将收视率问题再次推上风口浪尖。

据论坛现场公布的索福瑞数据显示,2018年1-8月,无单频道收视过2%的顶尖剧目,缺乏爆款剧,甚至有81%的电视剧收视率不足0.5%。不过,中国广视索福瑞副营销副总经理肖建兵表示,在传统市场收视率下滑的同时,电视剧收视市场仍有增量。

“传统的收视市场是在下降,但也有增加的地方,增加的地方来自智能电视的普及,导致电视的回看和点播收视增加,去年热剧《人民的名义》直播收视平均每集是3.7%,通过点播回看收视是2.16%,《那年花开》时移回看每集1.02%”,肖建兵说。

《人民的名义》网络累计播放量达334亿(猫眼专业版/图)

酷云互动CEO李鹏则认为,电视的开机率并没有下降。

“在我们数据监测当中,四年每年呈现上升的趋势,而且每年上升比例大概在7%到8%。今天的电视已经被数字化和智能化了,在这个屏上产生了更多用户的时长,所以平均单屏中国老百姓我们监测到8亿用户在大屏上使用时长是平均每天在5个小时以上”。

电视剧行业仍需更专业

与时长最多2个多小时的电影相比,动辄五六十集、七八十集的电视剧需要更长的工作周期、更大的工作量和更繁琐的人力物力调动。如何保证电视剧顺利高质量产出,是每个电视剧导演、制片人、出品人共同需要面对和承担的问题。

《尘埃落定》《于无声处》导演阎建钢认为,时间成本会导致同类型剧目成本差异悬殊,这都是伪专业化造成的。几乎电影都用不上的设备我们电视剧组都能依次用上,包括现在的大佬都在用。“动不动一个组要分A、B、C、D四个组,甚至五个组,就是摆出了一幅专业化的表象,其实这是一个巨大的时间成本,我的从业经验里至今还没遇到一个戏能够让我拉出三个组的。我常规的建制是一个半组,基本上演员调度,尤其是主要演员所谓这些腕儿的调度不允许拉出三个组来,有些组是零饱和状态。其实这是一种倾向,就好像我不拉出这个架式感觉不专业,投资人觉得我不尽心尽力,伪专业化还在于我们过去很多专业岗位现在已经沦落为商业岗位了,比如说副导演,已经不是一个创作职能了,我的戏里也碰到了公司派来副导演这样的行为,而且这个行为很普遍”。

“我从业30多年,有一个梦想,是希望我能有一部戏在开机前能弄出一个很利落的、完整的、让剧组各部门包括演员都感到满意的剧本,到目前为止,这个梦想都没有实现”,《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总制片人铁佛感慨道。在他看来,不管准备充分与否,剧本在开拍之后是一定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的,现场调度的应变能力是必须具备的。

《情满四合院》导演刘家成,则通过身兼制作人来解决问题。“身兼二职是被逼无奈。一个剧组导演主要是创作,制片人是管理,但两者之间很多重叠,搞艺术创作一定要知道管理,你在这个剧组就是最高的管理者,制片人也是一样,你要懂创作。身兼二职有利有弊,我工作十多个小时之后回到酒店,还有快递找你签字,还有人找你报销,这确实占了一部分精力。但是相对来说它的很多的利处,就是你节省了很多沟通的成本”。

《谜砂》《黄金瞳》导演林楠则表示,关键还在于“听谁的”,有话语权的人是否够专业,“现场的累是耗累的,不是干累的”。“不管是哪种中心制,好像已经不再是一部剧的生产方式的规划,而成了一种跑马圈地占地牌的方式,好像总要有一个光环在头上,电视剧导演千万别误会自己是搞艺术的,前期保进度,后期保长度,带双保情况下如果碰巧还有能力展示才华就下来展示,不然超期意味着会给出品方增加巨大的经济成本,也会影响跟演员之间的关系”,林楠直言道。

每日经济新闻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glofilm;合作及投稿请联系:755277197@qq.com